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理论动态
联系我们

被告应不应该向律师讲述案发真相

2018-8-2 0:02:40      点击:

 

在刑事案件辩护中,作为辩护律师你应该不应该要求被告人就案情对你讲实话。这是一个很难做的决定。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就我的辩护原则来说,我做的是辩护工作,而不是为犯罪行为脱罪的工作。所以,如果被告人告诉了我真实情况,而真实情况就是公诉人指控的行为,那么我就很难再去就事实进行辩护了。

 

而如果被告人没有告诉我实际情况,而是告诉了我虚假情况,现有证据又反映不出他隐瞒的实际情况,那么我还可以去为他进行辩护。

 

基于这个理由,我会见被告时,是不会要求被告告诉我真实情况的,而是强调被告将向警察作的事实陈述内容如实地对我相告。我就以这个陈述作为基本事实,以此展开辩护工作。太原刑事律师

 

但也有的当事人会再告诉我与向公安陈述的不一致的事发经过,我当然也不好阻止。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那么以上两种情况,被告人如何做才对自己有利呢?

 

我认为被告不一定把实情讲出来是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因为,如果你把实情告诉律师,那必然会影响律师的辩护工作。这不是专业不专业的问题,这是任何一个人都必然面临的心理挑战、良心挑战,这个挑战就是——你怎么去维护一个谎言。反而,如果你不把实情告诉律师,而是告诉律师一个被告选择的事实,那么律师去为这个事实辩护,至少他绝对没有心理负担。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美国影星理查德基尔曾演出一部电影叫《一级恐惧》,就讲的这样一个故事。电影情节里面一个被告杀了主教,被告是主教的唱诗班里的男孩。但这个被告并没有把实情告诉律师(基尔主演),他告诉律师的是他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他有两种人格,不是他杀的主教,而是另一个“他”杀的主教。最后这一假象欺骗了律师也欺骗了所有人,被告被法官裁决进行精神病治疗,逃脱了法律制裁。但之后,法院宣判后律师去看望被告,却从被告故意流露出的一个细节里发现这一切(精神分裂)都是被告表演的。就在这一刻,李察基尔感觉到了恐惧,观众可能也感觉到了恐惧。太原著名律师  www.tylyfls.cn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被告这个谎言,只能自己来演才更真实,如果他把实情告诉律师,那么律师能配合他吗?即使配合又能起到骗了所有人的效果吗?太原辩护律师  www.tylyfls.com

 

把实情告诉律师的目的是让律师帮助掩盖实情。但是,揭露实情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公诉人,律师可以掩盖而不去揭露实情,但是如何阻止公诉人去揭露实情呢?而当公诉人揭露实情时,律师如何突破良心的约束去掩盖实情呢?太原律师    太原找著名律师

 

李察基尔在剧中的角色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记者也问到“你如何处理事实问题”。李察基尔说,事实?那要看我让陪审团相信哪个事实。意思是他在审判中可以“左右”事实,但这并不是指律师要捏造事实,而是指律师根据证据能够就事实得出几种不同的结论。不同的证据组合可能反映出不同的事实,即使相同的证据,对证据不同的解读也可能反映出不同的事实。理查德的本意是这样的。从这段对话也能反映出,剧中的律师,也不会要求当事人告诉他案发实情,而是根据现有的证据来就事实问题得出自己想要的、对被告有利的事实结论。

 

人们常说,当你掩盖一个事实时,就需要编造更多的谎言来掩盖,而这些更多的谎言却增加了被发现的几率;假如说掩盖一个事实需要再编造4个谎言,那么两个人掩盖一个事实就需要编造8个谎言,那么显然8个谎言被揭穿的几率要远远大于4个谎言被揭穿的几率。

 

所以,如果当事人要掩盖真相,那么最好不要向律师讲述真相,否则就会增加当事人被揭露的可能性。而律师,如果你要为当事人辩护,那么最好也不要去问当事人真相到底是什么,否则当当事人告诉你真相后,你将很难再去为他辩护,因为律师并不善于掩盖事实真相,律师更擅长的是挖掘真相。太原刑辩律师   找太原律师

 

电影的结局也告诉了一个结论。律师讲述的谎言,不可能有当事人讲述的逼真,因为当事人急于脱罪,求生的欲望能激发他编造谎言的能力。而律师,受多重限制,是不可能像当事人一样有能力去编造谎言、掩盖实情的。所以,我认为,如果当事人隐瞒实情,那么律师没有必要非要让当事人讲实情。而当事人的隐瞒,是因为他求生、求自由的本能,所以他的隐瞒是符合人性的,是可以理解的。但律师去隐瞒,我认为是不符合人性的,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太原找律师

 

笔者刚办理的一个案件中就面临这样的问题。因为现场就两个人,被告和受害人。被告坚持说是盗窃,而受害人坚持说是有殴打她的行为,是抢劫。我难道要去问当事人,你究竟是盗窃还是抢劫吗?如果当事人告诉我是抢劫,那么我还如何去辩护呢?如何去编造谎言掩盖这个真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