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张泽保故意伤害——挖掘一切能起到辩护作用的办法

2018-10-6 8:28:09      点击:

前言:

在辩护工作中,要有能力去利用一切对被告有利的因素进行辩护,这些因素显然都是那些能影响法院的因素。比如,这些因素里包括政治因素。法院经常因政治因素而定罪量刑,那么辩护时亦可以以其之矛攻其之盾。  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这些一切有利的因素,需要辩护人在每个案卷中来挖掘,能否挖掘出来,那需要辩护人有博弈的素质。太原刑事律师

 

所以说辩护不仅仅是法律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博弈的本质。所有在社会生活中你和别人讨价还价等和对方进行交涉谈判的方法,都可以用到辩护中来。只要这些方法能对法官、法院、法院决定判决内容的人员以影响就可以。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当然,这里面法律的规定是主要对他们产生影响的。因为他们还不敢公然违背人大、国务院、最高院制定的法律、法规。但是,这还不够,甚至这还不是根本因素。什么是根本因素,这些根本因素如何在你代理的具体案件中体现和利用,这就需要你去挖掘了。

 

现实中有死磕律师的存在,这表明他们在博弈中选择了死磕的方法。死磕本身并没有错,但很多人不是为遵守法律、为维护被告人正当权益死磕,而很可能是表演,是所谓的“行为艺术”,这种表演之所以被很多人反感,就是因为这种表演背离了辩护的本质。

 

本案中,就存在选择博弈方法的问题。本案的被告是一名村支书,因为与村里一名老退伍军人发生纠纷而失手让对方成为轻伤,以至于被控告故意伤害。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这里就存在一个政治方面的考量,即村支书无论如何是党的基层组织的领导者,用宣传标语来说就是党的战斗堡垒,对党的领导的实现起非常大的作用。这一点就是政治因素。我在辩护中就充分从这方面来论述,即从动摇党的领导基础这个角度来辩护。虽然这个角度,不是辩护的传统的法律角度,但是却是一个能够影响到法官和法院的角度。太原著名律师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律师接受被告人及其近亲属的委托,担任张泽保的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先就本案的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依法为张泽保做无罪辩护。

 

一、本案的本质是张泽保受到攻击后的防卫行为,刘寨祥的伤是因为其自身行为导致的,与张泽保无关。

根据庭审调查,根据本案证人白平则、任军军的陈述,根据张泽保、刘寨祥的供述,均可以证明是刘寨祥首先向张泽保发起了攻击,是他首先抓住张泽保胸口将张泽保拉倒在他的身上。这个过程尤其见白平则和张泽保的证词,其他任军军和刘寨祥的证词均能与此互相佐证。太原律师

 

在这种情况下,当张泽保倒下后,其倒下去压在刘寨祥身上的力量才有可能导致刘寨祥肋骨的损伤。因此,完全有可能刘寨祥的伤是因为其攻击张泽保后,张泽保倒在他的身上造成的。由此可知,张泽保不应该对刘寨祥的伤负任何责任。太原辩护律师

 

二、本案的鉴定结论涉嫌造假

本案庭审中,经法庭通知鉴定人到法庭作证。经辩护人询问,鉴定人认为,《鉴定文书》中的“201759日兴县人民医院CT片”上显示的“1958-5-1”字样,记载的是刘寨祥即患者的出生年月日。但是根据办案人员在卷宗中记载的刘寨祥的出生日期,却是1955228日。两者差别很大,显然不是笔误造成的。

 

那么,辩护人有理由相信,在兴县人民医院所拍的CT片,并不是刘寨祥的CT片,而是他人的CT片,而依据该CT片得出的鉴定结论,就必然是错误的鉴定结论,不能证明刘寨祥的伤达到轻伤。

 

所以,请法庭对该CT片的真伪进行依法查明。

 

三、本案的本质上是刘寨祥在乡政府实施妨碍公务的行为,

并构成妨碍公务犯罪

根据庭审调查可知,尤其根据乡长任军军和刘寨祥的供述,可知事发当时刘寨祥和任军军正在反映其所为退伍军人优抚金的问题,任军军也正在处理刘寨祥所反映的优抚金问题。刘寨祥是向村委、村支书张泽保索要优抚金。而根据我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规定:“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规定从事公务的人员’:() 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即,当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在从事优抚工作时,就是国工作人员,就是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执行公务。太原刑辩律师

 

由此,可知张泽保作为村支书,当他在处理关于刘寨祥的优抚金问题时,他根据法律的规定就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从事公务的行为”;而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构成妨碍公务罪。

 

本案刘寨祥在张泽保处理优抚工作时,对刘寨祥进行人身攻击;同时也是在乡长处理公务时在乡长办公室对另一名参与处理公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人身攻击。不仅如此,刘寨祥还在乡长办公室打砸办公用品,在办公场合进行打砸。

 

以上这些行为,都构成了妨碍公务罪。

 

四、本案的本质是任军军乡长向法庭作伪证,并构成伪证罪

在本案中任军军向法庭提供了虚假证词。

(一)任军军的证词与常理不符,与其他证人证言矛盾,且拒不出庭作证

在涉及是否发生二次打架的事实时,任军军说张泽保返回去后再次与刘寨祥缠打在一起。但是根据证人白平则的庭前证词和出庭证言,可知当时根本就没有发生第二次缠打。证人任军军经法庭通知出庭作证,但其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虽然在场的证人任军军和白平则对同一事实有不同的陈述,但是因为白平则出庭进行了作证,而任军军则拒绝出庭作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中第七十八条第三款明确规定:“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法庭对其证言的真实性无法确认的,该证人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任军军的证言与白平则的证词矛盾,且任军军拒绝出庭作证,而白平则则出庭作证,因此根据以上法律规定,白平则的证词真实性无法确认,其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因此,可以认定任军军向法庭提供了虚假证言。

 

(二)任军军的证言与常理不符,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任军军乡长在证词中陈述第二次缠打过程时,他说:“刘寨祥用拳头在张泽保头上打,两人相互打了十几秒钟,我赶紧去拉架,我拉了下拉不开,白平则也过来,我们才将他们拉开。”

 

本案事发是在任军军乡长的办公室,在一个狭小的办公室里,拉架的人怎么会在两个人缠打了十几秒后才过去拉架?辩护人在开庭的时候专门数过十几秒钟,法庭上能够感受出这十几秒钟的时间有多长,很容易就知道任军军的供词是虚假的,因为他们拉架不可能在两人缠打十几秒后才去拉架。

 

对此,现场另外一个证人白平则在法庭上明确表示,当刘寨祥和张泽保一缠打在一块后,他们马上就将两个人拉开,“哪能让他们打起来”(白平则原话)。

由此可知,任军军关于缠打十几秒钟的证词,再一次证明张泽保和刘寨祥之间没有发生二次缠打,再一次证明任军军向法庭提供了虚假证言。

 

五、本案的本质是张泽保依法维护村集体利益的行为

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布的《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四条、

第五条之规定,可知军人的优抚金是有中央和地方财政安排,并且专款专用,接受审计监督。具体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主管并负责。


因此,刘寨祥的所谓优抚金是政府通过民政部门统一发放的,村集体没有给刘寨祥另外发放优抚金的法定义务。实际情况正如张泽保所陈述的一样,要根据村里的财务状况来酌情发放。


此外,根据庭审调查可知,张泽保刚刚当上村支部书记,村里前任书记以及政府安排到村里的第一书记并没有将账务情况转交给张泽保,也就是说张泽保对村里的各项支出还不清楚。


因此,张泽保作为村支书并没有给刘寨祥支付所谓优抚金的义务,并不是张泽保作为村支书克扣国家依法给刘寨祥下发的“优抚金”。www.tylyfls.cn


综上,张泽保在与刘寨祥所谓优抚金的争议中,并没有任何过错,反而是在维护村集体的利益。www.tylyfls.com


六、本案的本质是基层党组织受到其他政府部门的打压,基层党支部书记受到了迫害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基层党组织是党在社会基层组织中的战斗堡垒,是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也是保持党的先进性的基础。找太原著名律师

 

辩护人不是说,基层党组织的负责人违法就可以以此为由不予追究。辩护人是反对在基层党组织负责人依法履责的情况下被违法攻击后,其基本权利却得不到司法机关的维护。其依法履责的行为不仅没有得到鼓励和支持,反而自己却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反而遭受了冤屈和屈辱。太原找著名律师

 

毋庸讳言,如果基层党组织无法在一个正常环境下工作,如果基层党组织负责人工作时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基本的保障,如果基层党组织负责人的正常工作都要遭受司法不公的破坏,那么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将会被动摇,那么习总书记所谓的“战斗堡垒”也将在兴县成为笑谈。找太原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本案的事实很清楚,处理起来并不难,为什么还要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难道非要将此酿成一个全国独一无二的政治案件?难道非要将兴县司法机关立在一个破坏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的境地?难道非要让一个尽心尽力为村集体服务和工作的村支部书记蒙受不白之冤?太原找律师

 

以上,请审判长、审判员考虑。

 

            辩护人:刘云飞

   2018年4

后记:

之后的判决证明,这个辩护角度的选择是成功的,因为被告人在没有给对方任何赔偿的情况下判了一年。这是我见过的故意伤害案(轻伤)最低的量刑了。当然了,最成功的标志是无罪判决。很遗憾还是没有达到这点。但我还是认为这个辩护角度的选择是正确的,促使他们对量刑进行了认真的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