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黄愿卓强奸案——强奸案辩护的窠臼

2017-10-20 22:29:19      点击:

前言:

强奸案的辩护是比较困难的。可能都对施行这样行为的人很不屑吧,认为沾染上这事的人就不是什么好人,活该。

 

这话有一定道理。就我本身来说,也不愿意为真正的强奸分子辩护,认为他们罪有余辜,不值得同情。虽然,嫌疑人都有获得辩护的权利,但是强奸犯等性犯罪者就我内心而言确实不想为他们辩护。

 

除非,你是被冤枉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我们社会上现在有一种现象,就是通过网络约会,然后发生关系后就告强奸,除非你出一笔钱。现在的强奸多是这种情况。而公安呢,也大大放宽了立案的标准,只要有女方告你,只要从女方那里检测出了你的精液,那么你就算强奸了。如果你说那女的是自愿的,公安就会说,自愿的人家会告你?不仅公安,现在检察院、法院都会这么认为。

 

虽然,这么认为是非常非常武断,但是当你被涉嫌强奸后,也没有人再在乎真相了。 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我代理了两起案件,都是这种情况。本起更是蹊跷。当事人是歌厅的小姐,她喝了酒,然后和两个人发生了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受了委屈(可能是没有给钱)但是因为她喝了酒,所以她不记得自己是告的哪个人,甚至不知道强奸自己的人是谁。而被告,稀里糊涂地被他们逮住,而他恰恰和当事人也发生过关系。太原刑事律师

 

然而,如果你看受害人的陈述,以及其他证人的陈述,就知道她陈述的被强奸的经过,是她和另一个人发生关系的经过。

 

也就是说,要么是另外一个强奸她,要么两个人都应该被定为强奸。但是这件案子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已被一审判决有罪),所有人都懒得去为一个涉嫌强奸的人认真了,就都将错就错。

 

从中可以看出,在刑事案件中,公安局是起绝对主导作用的。只要公安立案了,那么就必须定罪了,除非有特别明显的错误。否则,就是有错,检察院和法院也不会去纠正。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这也是为什么检察院、法院宣布无罪的案件的几率非常非常低的主要原因。如果检察院、法院能够有更多的能动性、更多地坚持依法办案,那么应该会有更多的案件被定为无罪的。但是,现实中只有很少的情况。只要公安将你立案了,那么没有特殊情况,你就肯定会被定罪。当然,这里的罪轻罪重、此罪彼罪等由法院决定,但是无罪的可能性会非常少。

 

   综上,这个案子能给大家的警示就是,不要轻易的和社会上的女子发生性关系,里面很有可能有陷阱。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最好能和他们用钱来解决,也就是被敲诈也认了。至少当时要认,否则她告你强奸,一旦被立案,那你就会被定罪量刑。可以在一段时间后,比如一年以后,强奸罪不可能被立案的情况下,再来追究他们敲诈勒索的犯罪行为。

 

再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接受被告人及其家属委托,律师担任其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现就本案有关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予以考虑:

 

本案再审一审判决在事实认定上,存在重大错误,导致事实不清。有明确证据证明,对受害人实施强奸的不是被告黄愿卓,而是另有其人——即崔阔思。

 

一、根据证据可知,因为当时真正的加害人崔阔思已经离开现场,导致受害人赵颦没有识别出谁是强奸她的人,但是她能够很确定黄愿卓并不是强奸她的人

在赵颦的第一次供述中,侦查员问:你追住的这个男子是强奸你的人吗?赵颦答:“我确定不了,不知道。”

 

证人李晓瑜在第一次询问中说:“我们过去以后我问她怎么了?赵颦说:’我被强奸了’,我问她谁强奸的你,赵颦说我没看清楚是谁。——我就让赵颦报警,赵颦一报警,老板就告诉了那几个人我们报了警了,那几个人就走了,最后还有一个男的没有走,赵颦就把他拽住了,那个男的就摔开胳膊跑了。”太原辩护律师

 

证人李晓瑜在第二次询问中说:“我和白金星看见赵颦在“老地方”歌厅的门口站着一直哭,身上有点擦伤,我就问她怎么回事,赵颦说她被人强奸了,但是没有说是被谁强奸了,随后我问歌厅老板怎么办,管不管这事,老板说他不管,我就对赵颦说“那你报警吧,他(歌厅老板)也不管,那怎么办啊”,随后他们一起唱歌的几个客人要走,赵颦说“你们不要走”,对方几个男的说“又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又不认识强奸她的人”,就快步离开了,大厅里只剩下我们后来堵住的那个人。”

 

“赵颦不让最后剩下的那个人走,我和白金星就也拦住这个人,当时这个人一直说“不是我强奸的你,我也不知道是谁”,就一直要走,赵颦说她不确定是谁强奸她的,但是当时只剩下那个男的了,她就不让这个男的走,让这个男的把强奸她的人找出来,我们就跟着赵颦一起拦这个男的……”

 

根据以上受害人、证人陈述可知,赵颦当时没有识别出是谁强奸了他,之所以赵颦拦住了黄愿卓,纯粹是一种偶然,恰好黄愿卓是最后一个出来,赵颦他们不得不拦住他。

 

以下证据能够证明受害人赵颦能够确定黄愿卓不是强奸她的人:

证人李晓瑜在第一次询问中说:“……这个男的就说给赵颦200元钱让他走,赵颦问这个男的你告诉我强奸我的人是谁我就让你走,这个男的就不说,我们就不让他走。”太原刑辩律师

 

赵颦在报案材料中也讲到:“所以我就报了警,后来他们都走了,我们就追赶他好朋友,那个客人还想用钱打发我,但是我不愿意,然后她还推了我……”。太原著名律师

 

以上证人证言、受害人陈述能够表明,受害人赵颦认可黄愿卓就不是强奸她的人。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二、从现有证据上可以明确知悉强奸赵颦的人是翟广旭

虽然赵颦记不清强奸她的人是谁,但是根据其对被强奸过程的回忆,能够明确强奸她的人不是黄愿卓,而是黄愿卓的同事崔阔思。

 

(一)从强奸行为发生的起始地点上能够认定强奸赵颦的是翟广旭,而不是黄愿卓

崔阔思在2015124日第二次询问笔录中讲到:“等到快凌晨4点的时候我看到梁栋柱也走了,其他四个人都还在我们唱歌的包间里坐着,我就问陪我唱歌的那个叫琪琪的小姐能不能办事,她说能,我问她办事多少钱,她说办事时100元钱,说完我就带着琪琪到了到了隔壁的包间准备办事……”

 

而受害人赵颦在询问笔录中对其被强奸的过程是这样陈述的:“……我们唱歌唱到天快亮时,其中一个客人给了我们坐台的钱,我们都准备走的时候,我们小姐和客人陆陆续续准备下楼走的时候,其中有个男客人把我拽进唱歌隔壁的包间,这个男的说“我喜欢你”就脱我的裤子,我说“你不要这个样子”,这个男的说“你悄悄的别让别人听见”,就在包厢的沙发上脱了我的短裤,我面朝上躺着,他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和我发生了性关系……”

 

证人韩月明在第一次询问笔录中讲到:201588日凌晨3点左右和我同事黄愿卓、崔阔思、梁栋柱、赵建峰、杨勇去迎西歌城老地方唱歌,我们每人叫了一个小姐,我叫的一个小姐,24岁左右,唱到四点左右,梁栋柱先走了,接着杨勇和崔阔思也走了,走的时候崔阔思让我把酒水和唱歌的钱结了……”

 

根据以上陈述可知,赵颦指控的被强奸的过程是从楼道里开始的;而且赵颦陈述的过程与证人韩月明的陈述能够相互印证,即崔阔思和赵颦是同时出的包间门,他们出门是因为唱歌结束要回家,即赵颦在笔录中所言:“我们小姐和客人陆陆续续准备下楼走的时候,其中有个男客人把我拽进唱歌隔壁的包间”;同时,崔阔思自己的陈述也能印证赵颦陈述的强奸行为是从楼道里开始的事实。因为,崔阔思说,他带着琪琪从他们包间进入走廊到达另一个包间发生的关系。

 

而黄愿卓和赵颦发生关系时,赵颦就在包间里的沙发上,是从沙发开始的。

 

根据证人韩月明的笔录陈述,可知赵颦和崔阔思发生关系在前,与黄愿卓发生关系在后。崔阔思在笔录中也陈述到,当他与赵颦发生完关系后就回到了唱歌的包间,五六分钟之后崔阔思出去呕吐,经过小包门口时,看见赵颦还躺在包间沙发上,崔阔思过去还把披着的衣服盖好。崔阔思的笔录能够印证黄愿卓的供述,即当黄愿卓与赵颦发生关系时,赵颦是在小包间内的沙发上躺着的。

 

所以与赵颦陈述的其被强奸的起始过程相一致的,只有崔阔思的行为。

 

   (二)从强奸行为的发生过程来看,强奸赵颦的是崔阔思,不是黄愿卓。

赵颦在第一次回答办案人员的询问时说:“在这个男的强奸我的时候进来过两个人。第一次进来的是他的朋友叫他走了,他朋友看见我们在发生性关系就出去了,出去后他们都在笑。过了一会有个女的也推开门进来看了看笑的也走了。”太原律师

 

韩月明是与黄愿卓等一块出来玩的同事,他当时分别目睹了崔阔思和黄愿卓与赵颦发生性关系的过程。

 

他陈述说:“我们唱歌唱到凌晨4点左右的时候,我因为喝酒喝得难受就从我们唱歌的包间里出来,准备去隔壁包间躺一会儿,结果我过去打开门发现崔阔思和陪他唱歌的那个小姐在办事(也就是发生性关系),包间里开着比较暗的那种彩灯,我当时喝得很难受就没管他们,直接进去躺到这个包间的沙发上了,崔阔思和那个小姐也没有顾及我进去,也没有停下来,我在包间里躺了七八分左右,陪我唱歌的那个小姐也打开这个包间的门看了我一下,我看见她过来了就起来出去,闭上门以后这女的对我说“看见那个不好”,我也不知道他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就跟着陪我的这个小姐回到我们唱歌的这个包间里,我出来时崔阔思和那个小姐还没有办完事。

 

”韩月明供述他看见黄愿卓与赵颦发生关系的过程为:我被陪我唱歌的那个小姐叫回我们唱歌的包间里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从我们包间出来去一楼上厕所(当时黄愿卓不在我们唱歌的包间里,已经离开奖金20分钟了,我们都不知道他去哪了),当时我看见这个歌厅的男老板在楼道里靠楼梯的位置,我上完厕所后再二楼我们隔壁包间门上通过玻璃往里面看了一下,看到黄愿卓和陪崔阔思唱歌的那个小姐在包间沙发上办事(发生性关系),我就在门外通过门上的玻璃一直看了两三分钟,随后赵建峰在我左侧身后推了我一下,抢着要往里面看,结果就把包间门给推开了,我就回头对赵建峰说,不要推吗,推啥了,我俩通过门缝看了十几秒钟就把门关上了,赵建峰就笑着说了一句嫌我说他之类的话,然后我们就又回了我们唱歌的包间,当时那个老板一直在楼道,但是我不知道他当时有没有看到黄愿卓和那女的在里面办事。

 

根据以上供述,可以明确赵颦陈述当时被强奸时的情景,与韩月明目睹的崔阔思和赵颦发生性关系的场景一致:

 

第一,赵颦陈述:“在这个男的强奸我的时候进来过两个人。第一次进来的是他的朋友叫他走了……”

 

而根据韩月明陈述,在崔阔思与赵颦发生关系时,他进去了。而在黄愿卓和赵颦发生关系时,他只在门口看了,没有进去;

 

第二,赵颦陈述:“……过了一会有个女的也推开门进来看了看笑的也走了;

 

而据韩月明陈述:“我在包间里躺了七八分钟,陪我唱歌的那个小姐也打开这个包间的门看了我一下,我看见她过来了就起来出去……”

 

综上可见,赵颦控告的被强奸时的过程,和韩月明目睹的崔阔思和赵颦发生关系的过程高度一致。赵颦陈述说,他有个同事进来。韩月明陈述说,他进入包间看见赵颦和崔阔思发生关系;赵颦说,过了一会有个女的推开门进来看了看笑着也走了。韩月明陈述说,他在包间里躺了七八分钟,陪她唱歌的那个小姐打开这个包间门看了我一下。

 

根据韩月明和另一个目睹黄愿卓和赵颦发生关系的同事赵建峰陈述,赵颦和黄愿卓发生关系时不仅没有人进去包间,也并没有任何女性出现。太原找著名律师

 

对比可知,一个是一个同事进入了包间,一个是一个女的推开门看了看,时间上女的推开门看在后,同事进入包间在前。这两个赵颦陈述的被强奸时发生的事实以及他们之间的时间顺序,只发生在证人韩月明目睹的崔阔思与赵颦发生关系的过程中,而且证人崔阔思和他的陪唱小姐,就是赵颦被强奸时出现的一男、一女。

 

综上可知,赵颦指控的强奸她的人和强奸过程,明显是指崔阔思和他发生性关系的过程;而不是黄愿卓。

 

三、公诉人举证的辨认笔录在本案中不具有证明力

公诉人提出的用以证明强奸赵颦的人是黄愿卓的受害人、证人辨认笔录,因为在案发之后、辨认之前,受害人赵颦、证人李晓瑜、白金星等均亲自实施了抓获黄愿卓的过程,因此,是很容易从照片中识别出黄愿卓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并不能证明黄愿卓就是作案的人。

 

更为主要的是,侦察人员并没有组织进行让赵颦对黄愿卓和崔阔思进行辨认的工作,虽然从其他证据能够证明赵颦控告的对她实施强奸的人是崔阔思,但是从证据的角度,让赵颦对崔阔思和黄愿卓进行辨认,才具有确定案犯的实际意义。

 

    四、从一些细节上也能证明赵颦陈述的对她实施强奸行为的人是崔阔思而不是黄愿卓

   (一)灌赵颦喝白酒的人是崔阔思

证人李晓瑜在20151121日第二次询问笔录中讲到:“后来回去后我问过赵颦当时她是怎么被强奸的,赵颦说那天凌晨她陪客人唱歌,被客人往她的杯子里倒了一些白酒,她还不知道就一口喝下去了,后来她下楼时被一个男客人从楼梯处拉到旁边的包间里强奸了,还说当时比较暗,她没看到是谁强奸她的”找太原律师

 

崔阔思在2015124日第二次询问笔录中讲到:“琪琪当时喝了一杯掺红茶的竹叶青酒,啤酒也喝了两罐左右。”

 

根据之前他们及其他证人的陈述可知,陪崔阔思唱歌喝酒的琪琪就是本案受害人赵颦。既然只有崔阔思知道赵颦喝了掺红茶的竹叶青酒,这能反应出,是崔阔思故意通过往白酒中掺红茶的方式来灌赵颦喝酒。

 

(二)黄愿卓的供述一直很稳定,从他稳定的供述中可知,其与赵颦发生性关系是经过赵颦同意的

黄愿卓在第一次供述时讲到:“我当时想和小包间那个小姐发生性关系,就到隔壁的小包间问那个小姐能不能办事(也就是和她发生性关系,卖淫嫖娼那种),那个女的说行,我就问她有没有避孕套,她说没有,我让她拿避孕套,她说没有,当时我没有和这个女的商量发生性关系要多少钱,她也没有说要多少钱,我就脱了她的短裙和内裤”www.tylyfls.com

 

在黄愿卓的交代材料里他说道:“我问她能不能办事,她说能,我说有没有避孕套,她说没有,我说那你去拿,她还是说没有。”

 

黄愿卓第二次供述:“我后来想找小姐发生关系,就到隔壁樱花厅包间,问那个小姐能不能办事,她说行,我让她拿避孕套她说没有,然后我就在这个包间的沙发上和这个小姐发生了性关系。”

 

第三次供述:我回到唱歌的包房,看见一个小姐在小包间的沙发上躺着,我就又唱了一会,我到小包房内问那个小姐能不能办事,那个小姐说能行,我说有没有避孕套,我让她去拿一个,她说没有,我就将那个小姐的短裤脱掉。

 

第四次供述,在第四次供述中,黄愿卓也讲了同样的话,也讯问赵颦有没有避孕套。

 

综上所述,本案的证据已经能够清楚地证明,对赵颦实施强奸行为的人是崔阔思而不是黄愿卓。找太原著名律师

 

本着不枉不纵的原则,既然有证据证明崔阔思是真正的案犯,那么就应当对崔阔思立即进行立案抓捕,而不应该放纵不管。本案的证据资料清楚显示,崔阔思比黄愿卓具有更大的强奸嫌疑,那为什么只抓捕黄愿卓而仅将崔阔思作为证人呢?www.tylyfls.cn

 

在都与受害人赵颦发生过性关系的情况下,在赵颦控告的其被强奸的过程完全与证人韩月明等证据证明的崔阔思与赵颦发生关系的过程完全一致,而与黄愿卓与赵颦发生关系的过程完全不一致的情况下,为什么仅抓获黄愿卓,而放纵崔阔思呢?

 

所以,本案的事实是清楚的,但是却因为疏忽而放纵了真正的案犯崔阔思,而错抓了黄愿卓。辩护人希望再审二审法院能够利用再审及时纠正这一错案,为本案的正确办理画上圆满的句号。

 

 

                           辩护人:刘云飞

山西祝融万权律师事务所   

 

后记:

这个案子后来经过发回重审,最后依然是这样的结果。我自认为也尽了努力,在法律上、事实上也找到了关键问题所在,但是没办法,检察院、法院,都不愿意为一个涉嫌强奸的人去较真,就都稀里糊涂地让案件让案件将错就错了。太原找律师

 

本案的错误是明显的、问题是清楚的,如果严格判案,是不应该判强奸罪的,至少应该将另外一个人也认定为强奸,这样才公平。

 

也许这个案件应该在第一审时就这样辩护,因为第一审不是我代理,当事人家属当时轻信关系,甚至连开庭时间都不知道,最终导致一审败诉,导致错误酿成。错误一旦酿成,在现有体制下,谁也不愿意去善后纠正,因为这要面对很多阻力,因为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谁也不愿意被别人认为错了,更重要的是,永远正确的体制,作为政府组成部分的机构——法院,是不会轻易承认自己错误,而去自己打自己的脸的。

 

所以,第一审很关键,其重要性的理由就在这里。